明仕亚洲官网,小学生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优秀作文大全!马上参加作文投稿:在线作文投稿

风水宝地

编辑:下午茶 | 时间:2017-06-17 11:30 | 作文3300字

唐河岸边的锅滩镇,平畴百里,地肥水美,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富饶之地。大凡富裕之地,最易招徕各方艺人,来此卖艺卖药卖技术,各显神通,挣些钱物。这一天,就有一个卖药的老者,飘然来到了锅滩镇。

老者姓吴,眉须皆白,一副仙风道骨模样。来到镇中心繁华处,竖起一面三角小旗,上面写了行字:行医天下,专治哮喘。然后就摆上一个香案,供上一尊菩萨,点燃三炷香火,于香烟缭绕之中,开始看病行医。

小镇富庶,人们注重健康。眼下正值仲秋,离冬天已经不远了,而冬天则是老年人哮喘病多发季节,因此就要早早买些医治哮喘的药物。很快就有人围过来,问医求药。吴老者一番望闻问切,待确诊了哮喘病,就说:“病是我确诊的,可这药却要由菩萨帮你捡取。”

这就有些奇了,求药人不由睁大了眼睛。但见那菩萨有一尺来高,因为长年烟熏火燎,黑不溜秋的,也分不清是铁是铜。菩萨双手握合,作漏斗状。吴老者拿出一个褡裢,倒出一升自制的药丸,那药丸也是黑不溜秋的,有豌豆大小。吴老者抓一把药丸,朝漏斗里丢,有些落下来了,有些粘在了漏斗上。待漏斗的内壁四周都粘满了,总共有四五十粒,吴老者取下说这就是菩萨给求药人捡的药。

名医瞧病,菩萨捡药,这奇事很快传播开去,吴老者的小摊前,患者加上看热闹的,就被围得水泄不通。一个上午的行医卖药收入,也就很丰厚了。

吃过晚饭,吴老者正在客栈里关了门数钱,突然有个不速之客敲门来访。吴老者长年游走江湖,有些眼力,一眼认出这人面熟,一整天都作为围观者看他卖药。果不其然,来者自我介绍,说自己就是本镇人,生于大户人家,人称巫大少。平时无所事事,专爱结交三教九流,学些奇门异术。今天见吴老者的“菩萨捡药”挺新奇,因此特来拜访,希望吴老者不啬赐教,告诉诀窍……

吴老者哈哈笑道:“俗话说心诚则灵,我天天烧香礼佛,菩萨自然肯帮我。再说了,佛家普度众生,菩萨帮我就是帮患者,哪里需要什么诀窍!”

巫大少说:“老者不必瞒我,诀窍肯定是有的。那尊菩萨不过是一块顽铁,怎么能捡出治病的良药?”

吴老者依旧笑答:“年轻人,信不信由你吧。”

送走巫大少,吴老者就在心里叹息,所谓“菩萨捡药”,自然是有诀窍的,可那是我卖药挣钱的手段,怎能轻易示人?可对于巫大少这样爱搅场子的本地恶少,自己也不能得罪,只能好言好语打发走了事。

菩萨捡的药,还真的有效。吃过药的人都帮助吴老者作起了义务宣传,因此第二天找他求药的人就更多了。

到了傍晚收摊儿的时候,巫大少又来了,无论如何要请吴老者吃饭。吴老者推脱不过,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他知道巫大少是冲着“菩萨捡药”的诀窍而来。可你有千条计,我有老主意,我不开口,你奈我何?

锅滩镇的名吃是烧鸡,骨酥肉烂,香而不腻,名闻四乡。巫大少请客,自然要请吴老者吃烧鸡。来到一家烧鸡店门前,巫大少像想起什么,停了步,摸出一方白绸丝巾,分别对着自己和吴老者的头脸晃了几晃,然后才抬脚进门。

巫大少安排吴老者在一张桌边坐下,自己则如入无人之境,也不和老板、伙计打招呼,亲自下手从卤锅里捞了一只烧鸡,装在盘子里端过来。又去酒缸里打了两碗酒,递给吴老者一碗,两个人就大吃大喝起来。待吃饱喝足,巫大少依然不与店家打招呼,也不付钱,二话不说,拉起吴老者趔趔趄趄地走出店门,扬长而去。奇怪的是,店家好像没看见一样,始终不管不问。这让吴老者不解,却又不好过问。

接下来,巫大少又在不同的烧鸡店,请吴老者吃了三次饭,每次都是一只烧鸡两碗酒,自取自用,从不付钱,店家也从不过问。如此以来,吴老者的好奇心就压不住了,难道那方白丝巾可以隐身吗?不然的话,店家为何对我们二人视而不见?到了下一顿,吴老者提出要回请巫大少。巫大少说那倒不必,你请客是要自己掏腰包的,而我吃饭却不用付钱。吴老者只好直说了:“我也想知道你吃饭不付钱的诀窍。”

巫大少说:“这个好办,咱们不妨作个交换。”

也只能如此了。吴老者就告诉巫大少,那尊菩萨是铁铸的,而他在部分药丸上洒了一些磁石粉末,那些粘了磁石粉末的药丸,就被菩萨的手掌吸着了,就这么简单。而他在包药的过程中,因为磕碰、抖动,那些粉末差不多就掉光了。就是粘在药丸上一些也无大碍,因为有些老年人的体内恰恰就缺铁。至于那些药丸,绝对货真价实,专治哮喘病的,只不过是借了菩萨的手,增加了一些神秘感,对患者的精神上是个安慰,也是心理疗法的一种。

巫大少听罢,得意地笑道:“我的诀窍比你那更简单—我提前把钱付给了烧鸡店,并要求他们,我怎么吃怎么喝,不得当场过问!至于那方白丝巾,不过是让你看的幌子。”

这年轻人的手段有些下作,吴老者就有点被捉弄的感觉。可也无可奈何,谁让自己要较那个真儿呢?不过是以后不再来往罢了。

料不到的是,巫大少是个惯爱搅场子、誓把恶作剧弄到底的富贵闲人。吴老者再摆摊的时候,他就主动上前帮忙,抓那些药丸往菩萨手掌里丢。丢前把药丸搓一下,搓掉了磁石粉末,就没一颗能粘在菩萨的手掌上了。

那些冲着“菩萨捡药”的患者,一见菩萨不给捡,说明这些药丸不灵了,因此也都不再上前求医问药,弄得吴老者一个上午都没开张。

吴老者不傻,自然明白是巫大少在做手脚,搅场子。可他又不敢指责巫大少,他怕巫大少把“磁石粉末”的把戏当场揭穿,那样的话只怕还会引来一些人跑回来退药呢。吴老者本想一走了之,可又舍不得锅滩镇这个富裕之乡。再说了,无缘无故被一个恶少捉弄,也心有不甘。他朝围观的人拱拱手,说:“菩萨不灵,怪我不诚。待我回去给菩萨烧几炷高香,再过来为患者行医瞧病。”

吴老者这样不堪一击,倒叫巫大少有些失望。他本想激怒吴老者,让他吵,让他跳,然后呢,自己就站出来揭穿他的小把戏,让他尴尬,让他难堪。而自己呢,就等着收获搅场子的快乐。多年养成的习惯,隔几天不搅个场子,心里就空落落的。可没有想到吴老者这样窝囊,这么快就递了降表。

吴老者并没有很快离开锅滩镇,而且诚心诚意地非要回请巫大少一次。吴老者把巫大少带进岸边的一家酒店,选了一张临河的桌子坐下,一边喝酒,一边朝河对岸不住地打量。巫大少好奇,忍不住问:“一片荒滩,有什么看头?”

的确,河对岸不过是一片烂泥滩,稀稀拉拉地长些绿柳白杨。泥滩的后边有一个土岭,人称万金山。山前是一片湿地,长一些茅草,藏一些青蛙癞蛤蟆。每年夏季的汛期,洪水都会涨至万金山脚,停留月余不去。洪水退后,泥滩和湿地依旧,也种不成庄稼,因此也没有人去开垦打理。

吴老者说:“莫小看了那片湿地,那可是一方宝地!”

巫大少说:“宝在何处?这么多年还真没有人看出来。”

吴老者说:“若作一处阴宅,可保后代富贵无穷!”

巫大少问:“何以见得?”

吴老者说:“那是一片佛地,佛地,也就是福地。如果不信,三天后当有奇迹出现!”

巫大少问:“什么奇迹?”

吴老者说:“菩萨将在那里显身。也就是说,那湿地下面藏有一尊菩萨。三天以后,菩萨将破土而出,升出地面!”

巫大少笑得喷饭:“老人家,你可真会开玩笑!湿地里长出一尊佛,可能吗?”

吴老者说:“信不信由你,我将把镇上几个富户请来,让他们共同见证这一奇迹,然后拍卖这块福地!”【明仕亚洲官网 www.easyzw.com】

看吴老者一脸郑重,不像是开玩笑,巫大少有些动心了。不过,他毕竟是惯搞恶作剧捉弄别人,自己是万万不能让别人捉弄的。所以在防范上也就高人一筹。他也郑重地问:“如果到时候没有一尊菩萨从湿地出来呢?”

吴老者说:“我身上的银子,好歹也有几十两吧,全部送给你。然后砸了我的招牌,从此金盆洗手,永不在江湖行走!”

拿“砸招牌”作赌注,这是江湖上的大誓大咒,那是不许反悔的。如果反悔,那就成了过街老鼠,人见人打。巫大少信了吴老者的话,就说:“你也不必找别人,那块福地我买下了,见菩萨付款,你开个价吧!”

吴老者说:“我吃了你几顿请。这点情谊我不能忘,你拿五十两银子吧,半卖半送,见菩萨给钱!”

二人约定,从今天起,谁都不能动那块湿地,每天就坐在河这边喝茶、吃饭,看对岸的动静。这件事很快被饭店老板给张扬开了,镇上很多闲人都跑过来看热闹。

料不到的是,三天以后,就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那块湿地里真有一尊菩萨头破土而出!巫大少吃惊得几乎跳起来,又被吴老者按下:“少安毋躁,等菩萨升出半截身子,才算我的话全部应验。到了那时,将菩萨移至万金山顶,建一座庙堂供奉;而后在菩萨诞生的地方开穴埋骨,就占到了风水宝地,可保后代富贵。”

又等了一夜,那菩萨果然从土里拱出半截身子,证明吴老者所言不虚。巫大少怕生出变故,别人抢走了风水宝地,忙把早早准备的五十两银子送给吴老者:“这块宝地我买下了!”

吴老者得了银子,悄然离开了锅滩镇。而巫大少捡了这么大一个便宜,自然是要炫耀一番。第一步,请工匠建庙堂,移菩萨,引来很多人围观。巫家有钱,没出三天,就在万金山顶建成了小庙,然后焚香烧纸,敲锣打鼓请菩萨登堂入室。

菩萨是桐木胎身,镀了金粉,轻轻一提,下半身就出土了。出人意外的是,菩萨的腿上脚上,粘满了黄豆芽!这是怎么回事?巫大少让工匠再往下挖,竟然挖出了一口小水缸,那缸里全是黄豆芽。黄豆芽可能在水缸里憋得太久,见了风见了光就疯狂地向外钻,远远地看去,就像一盆盛开的金菊花。

锅滩镇有几家是做豆芽生意的,一看眼前的情景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在湿地里掏一个洞,埋下一缸黄豆,让菩萨站在黄豆上,受了潮的黄豆膨胀成黄豆芽,就把那木菩萨给推出了地面。什么菩萨出世、风水宝地,不过是吴老者玩的一个小戏法!

巫大少脸红得像猴屁股,恨不得钻进那个洞里不出来。不过,从那以后,对南来北往卖艺的,他再不搅场子了。

推荐阅读:
上一篇:玉貔貅 下一篇:弹剑问情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