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仕亚洲官网,小学生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优秀作文大全!马上参加作文投稿:在线作文投稿
明仕亚洲官网 > 高中作文 > 明仕亚洲娱乐官网 > 雨中漫步作文7篇 优秀高中生抒情作文

雨中漫步作文7篇 优秀高中生抒情作文

编辑:下午茶 | 时间:2017-04-02 10:21 | 作文5700字

雨中漫步

小时候,我很不喜欢下雨,因为下雨便不能出去玩了,因为下雨非要穿上笨重的雨鞋,因为下雨走路必会沾泥土……只记得下雨有一点好处,可以恶作剧似的用玩具枪往外喷人。长大后,我懂了很多,我知道了雨为何物,雨从何方来,我也知道了雨原来自古都是文人骚客的宠儿,他们把雨比作牛毛,比作细针,比作飞雪……他们把雨分为细雨。烟雨。疏雨。霖雨……他们写雨,“霪雨霏霏”“小楼一夜听春雨”“点滴到天明”……无一不是雨。于是,我开始领略到了雨的妙处。

我最喜欢在细雨中散步。雨丝细细地飘拂在脸上,给人一种淡淡的凉意,雨丝轻轻地沾在衣服上,密密的,柔柔的,使人觉得心底也涌起了一缕温情。在雨中,独自拥着把花伞款款而行,静静地看雨缤纷地落下,静静地看雨斜斜地四散,静静地看雨笼罩了整个天空,占据了整个大地,如烟如雾,似梦似幻,你会觉得四周的一切都是那么宁馨,那么柔和。于是,不知不觉中,便有了一份成熟,便有了一份洁净,便有了一份沉思。

心情不佳时,最盼倾盆大雨,忍哗哗雨声撞击耳膜,看层层雨帘冲刷着大地,心中的烦恼,似乎也随着地上的泥泞一块儿冲去,胸中顿生一股豪情。大雨如注,恰似人生之坎坷磨难,风雨过后,便会呈现七彩之桥。站在窗前,看闪电雷雨,看“瀑布”倾斜,任大风吹拂,这时所有的只是一种雄伟豪迈的气概,当一切都回归于平静之时,又会有一种荡气回肠的心绪。

雨中最妙的便是听雨。古人观雨千般风情,却不知听雨也独具风韵。闭上眼,听大雨哗哗,似乎在奏一首雄伟的交响乐;听小雨丁丁,又想起白居易写的“大珠小珠落玉盘”的佳句;睡前听雨声,隐隐约约,好象在放催眠曲;醒来听雨声,又不免会有“花落知多少”的感慨。雨声嘈嘈,雨声切切,雨声如泉流,雨声如私语,雨声如瀑布,雨声如高歌,雨中听雨,妙在不言中。

雨,是神奇之物,她既能让人有忧谗畏讥的伤感,又能让人有把酒临风的豪气,既能给人温情,又能给人热烈,既有小桥流水的风韵,又有雷霆万钧的气势。听雨观雨,无一不可;大雨,小雨,各呈其态,难怪古人对于雨情有独中钟,使它千百年来风姿不减,魅力仍存。于是,每一次逢雨,我都想说一声:好一场雨啊!

雨中漫步

一个春雨滂沱的黄昏,我手持雨伞,漫步在小镇的水泥通道上。

漫天的雨,纷然而又漠然,我行在路上,不知该到哪家餐馆去抚慰一下辘辘的饥肠。

环顾着这条熟悉得几乎能背出两旁所有店名的外环路,我竟一时为之驻足了,春雨像一个淘气的顽童,顽皮地吻着我的裤管,衣袖,裹着我的脚,每一个过往的行人在雨丝的漫泡下,匆匆地走着。

“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修长/修长又寂寥的雨巷”不知怎么的,望着这连绵的雨丝,戴望舒的那首《雨巷》不期然地飘入了我的脑际。

我正在胡思乱想着,一团白气从身边飘了过来,旁边,一个简易的小吃店内,主人正揭开锅盖,沸水的蒸气正向空中弥漫开来,何必舍近而求远呢?我还未细细地思量,脚步已向小店迈去。

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简易小店:几枚竹杆,几根麻绳,挑起了一块街面上常见的红蓝白相间的雨布,就着主人的屋际隔离起来,店内仅容三张洁净朴素的木制小板桌,起夜市大排档中那些蒙古包似的雨

篷,小店似乎少了一份刻意,多了一份自然与质朴。

此刻,天空中扬洒着浓密的雨丝,溅落在这蓝白相间的雨布上,奏响了一支嘹亮的春雨曲,在我的头顶,在我的耳际,似乎触手可及,又似乎远在天际;似嘈杂,又似富有韵律,我感觉我被雨之声包围着,吞噬着,摇曳着……

好一支悠扬的春雨曲!我不禁惊诧地谛听着这来自天籁的仙音。

吃着一如平常无华的汤粉,听着一支来自遥远巷穹的雨歌,我虽坐在小店一隅,心灵却已超乎物外了。

生命不也是如此吗?当你无知地在其间追求物欲的需要,当你把月光投向精美的长市,便利的现代化享受,鄙视着自然中那份原来以为粗陋的陈设,你是否发觉,你在刻意追求这些东西的时候,恰恰忽略了一份最最自然的享受?【明仕亚洲官网 www.easyzw.com】

是的,人类过于盲动,当我们跟着犹如长龙的旅行队,走马观花地转于人满为患的名山大川的时候,你除了按快门,又感悟到了多少属于大自然的情趣?你能洒脱地按着手机键码,你能熟练地发送“e-mail”,同时你又失去了一份写下的书信,读信的自然、亲切与欢悦,你居住的是时尚的新居,你在拥有了一份安全感的同时,却有了一种笼中鸟雀的束缚,你在刻意挥霍生活物资,在这之中,你又失去了作为平民百姓的闲淡与舒适。

漫天的雨,漫天飘着的雨,在这城市边缘的这片简易小店是三星、五星级酒店里所能拥有的?这红蓝白相同的普通雨布敲出了玻璃瓦所不可代替的音韵,这支雨的歌绘出了多少意象之外的美善与温馨!

其实,不必刻意去追求什么,接受自然的生活才是最真实的味道!

雨中漫步

天空灰蒙蒙的。

一步,两步,我慢慢地下着阶梯,时间沙漏好像被堵住,一切都显得漫长无边。

叽叽。几声清脆的鸟叫打破了这寂静。我的嘴角不自觉地上扬,心中无数的温馨。循声望去,几个轻巧的身影在树林里窜来窜去。好美的画面,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感觉像走进里世外桃源,远离了喧嚣的尘世。

最近好烦。上了高中以来,我总在思考,却总是得不到答案,总是想不明白,心里闷得发慌。脑袋好像浆糊,所有的思绪都剪不断,理还乱。

墙边的叶子花长得极其茂盛,绿意盎然。虽然它的长相非常平凡,却是市花。或许是它旺盛的生命力使它脱颖而出的吧。不管是什么花草,都有它独特的美,都有它的与众不同。

两旁的树木很高大,遮住了一部分天空。我就这样,静静地走在树下。突然想到了一个词--浮华。傍晚走在路上,路灯发出微弱的光亮,来来往往的车辆喇叭声不断,身边不断走过脚步匆匆的男男女女,而我,一个人望着天空发呆:他们究竟为了什么而行色匆匆?为什么每天都要穿上厚厚的伪装,笑容谄媚而牵强?

于我而言,与朋友一起在林荫小道上漫步,黄昏时分和家人悠闲地等着夜幕降临,才是我最大的幸福。虽然我也有物质上的追求,但,对我更重要的还是,心灵家园的充实与丰盈。我不喜欢尔虞我诈的复杂,只想平淡而有价值地活着。

下雨了。雨丝丝缕缕地落在树上,落在我的身上。嘴角再次微微上扬。我喜欢淋雨,不管心情愉悦,还是郁闷惆怅,我都喜欢享受雨中的感觉,或轻声欢笑,或疯狂奔跑。

我静走着,在这安静祥和的天地。雨,洗涤着布满了尘埃的大地。一颗偌大的水珠,从摇摇晃晃的树上坠落,打在手臂上,冰冷得像没有温度。雨水又怎么可能有温度呢?我傻傻地笑着。

任飘零的雨淋在身上,耳边,依旧是清晰的鸟鸣,眼前,仍旧淅淅沥沥的雨。放眼望去,偌大的校园,只有我孤零零的身影。是不是某个我看不见的角落,也有一个和我一样欣赏着美景的人呢?以前,我最怕一个人独处,即使出来散步,也要拉上几个好友,因为我害怕孤孤单单的感觉,从小到大都是。然而现在的我,独自一人悠哉游哉地行走着却无任何的孤单寂寞。原本满心的烦恼与忧愁,在这安宁的天地里,逃窜得无影无踪。

天空依旧昏暗,鸟语依旧清脆,雨丝依旧纯净。我闭上眼,感受着这美妙的境界。心里除了这幅美妙的画卷,什么杂念也没了。佛家所言的空,莫非就是这种感觉?

铃铃。上课铃急促地响起,那清晰的鸟鸣被湮没,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眼前,风景依旧,我却不得不加快脚步,朝教室走去。

雨中漫步

下雨了,我高兴极了。因为我又可以漫步在雨中!

我喜欢雨,它可以洗淋一切。冬天过后,树叶发芽,但似乎还带着一种冬天的昏黄,但只要经过一场春雨的洗淋。那种颜色和神态是难以想象的:那嫩绿的叶子上带着晶莹的水珠,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七色的彩虹,再看那花朵,经过雨水的洗礼,一个个含苞待放,仿佛充满了精气神儿。

每一场雨,都将眼中的绿色洗刷一新,让人心旷神怡;发出幽幽的清香,诱惑着鼻子和嘴,想去贪婪地吮吸;那豆粒大小的水珠从花苞和嫩叶上滴下,比少女的眼泪还娇媚。它出现在哪里,就把阳光牵到哪里。

有时的雨很神秘,不让云在天空中积存。不给人们发出任何的预告。在你来不及思索的时候,豆大的雨滴便掉了下来。躲进屋里,聆听雨的声音。它打在窗户上、铁门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像是雨的乐章。

雨,是万物的救世主。当干旱时,一场雨救了多少生命。它总是在人们最需要它时,降临在土地上。用它的无数个身躯,铺到地上的每一个角落。

当田野一片金黄的时刻;当一切变得成熟的时候。雨,也好似生了孩子的母亲,不再出门。人们也忘了雨,努力地收割自己汗水的成果。当地里重新变得一无所有时,雨来了,它默默地下起来。这是使人静谧,使人深思的雨啊!人们忙了一个春夏,当已经收获完后,所需要的正是安静或深思,雨水变得轻了,它轻轻地悄无声息的落下,也变得更深情了,雨水在屋檐下,在玻璃上,看着你。陪伴着你进入那久违的梦乡,经过这场雨,你的感情就会更加高邈,更加深情吧!

当冬天的时候,人们不希望再有雨珠时,雨,换上了毛绒绒的素装,经常飘落莅临人间,给大地换上新装。当你醒来后,你会发现房檐上有了一根根透明的水银柱。在田间远远望去,收割过的田野已经变得明亮。使风光更别具一番情趣。

雨是有生命的,大地在经过几次透雨的浇灌后,并以自己丰满的身躯展示出她全部的诱惑了:小草以冲眼的绿色从地里冒了出来,每一个细胞仿佛都精神极了;大树萌发的叶子,连绵起伏着一层绿茵茵的波浪。大地显出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我喜爱雨,它使我的生命带来活跃,给我思想带来流动,使我的感情得到滋润,雨使我的生活中的每一天更加充实,我又重新深思着漫步在这丝丝小雨中。

雨中漫步

不知不觉中已步入七月的雨季……

七月,这个充满激情也充满伤感的月份,我喜欢独自撑着一把天蓝色的伞,哼着小曲儿抑或吟上一段小诗,漫步在雨中。

这天傍晚,阴了几天的天空下起了让人期盼已久的雨,这雨犹如思慕已久的恋人,姗姗来迟,但是让人倍加爱恋,倍加呵护。直到夜里十点多,我从教室里出来,到处都还是雨点滴滴嗒嗒的响着,天空的美丽大眼睛湿湿的,我伸了个懒腰,虽然身子很疲惫,但是听着落下的雨滴仿佛梦中反复出现的那亘古的音符,让人思绪不免有些放飞,显然有种身处诗歌的美妙境界。我撑开伞,走进雨中,觉得这种感觉很美,很美。

在城市的霓虹灯下,在车水马龙里,在这座灯火辉煌的城市,我一个人静静的静静的走着,走着。凉风习习,吹斜了一缕缕雨丝,也吹斜了我的目光,到处一片汽车鸣笛声,到处是雨水浸湿大地后所带来的愉悦和欢笑声。我一个人在雨中,走着,慢慢地走着。踩着湿湿的柏油马路,一个人独享此时的舒适与惬意,没人打搅,我也不必再思考太多闹心的问题。突然间,朋友打来电话,他问我现在过得好不好。我笑着说:“很好,这边下雨了,我正在雨中独享这份美好呢。”朋友是我以前结识的一位诗友,他听了我的回答,便兴奋的说:“你是不是正在感受戴望舒的那首《雨巷》啊?呵呵。”这句话正好勾起我早已搁浅的回忆。我便在电话这头笑道:“我独自彷徨在一条悠长但不寂寥的雨巷,我静静的感受一个人的美好,同时我也想起了从前吟诗作赋的快乐时光,那个时候真好!”说罢,我和朋友在电话中哈哈大笑。随后,当说到现在的工作时,朋友说自己虽然没能实现自己的作家梦,但却在业余还是可以写写诗,快活依旧不减当年。听罢,我对他表示祝福。

是啊,时光一去不再有,此时此刻,我们在这样一个有雨的夜里,谈到回忆,谈到先前的理想和抱负,只是哑然失笑,不免有些悲伤。但是,生活始终一往直前,随其变化又有何妨?犹如这夜里的雨,它下了肯定会停,停了肯定也会再下,反反复复,曲曲折折,仔细咀嚼,不乏各种滋味都一一流露出来,但是我们得面对,坦然的面对,就像我和朋友在一起说笑一样,即便生活还是很艰辛,但是漫步在雨中,哼着一首曲,吟上一段诗,分外的美好,又有何不可呢?

漫步雨中

打了个惊雷,就醒了,猛地一看,已是清晨,空气也显得格外清新。天气回暖,但因这是下了些雨,也觉得有那么一丝丝凉意。外头雨也渐渐小了,披了件外套,用簪子把头发束住。便从屉子中取出送伞,解了套子。打开后门,回头便把门掩上,打了伞。

用手扶着墙壁,抬头,只觉安静,似乎太安静了。用指尖轻轻的滑着墙走,小步地走,土黄色的墙壁也许久没上漆了,青石板上也爬满了青色的苔藓。经过岁月的蹉跎,似那饱经苍桑的老人,任谁把自己的手放上去比一比,都显得那么稚嫩。

先时的雨把桃花的花瓣几乎都快打尽了,那无色,无形的风把它们轻轻的卷起,在空中打了个弧,再悄悄地落入井内,悄然无息。茶花的花瓣连着嫩黄的蕊都打得散了下来,还带着些干枯的种子,一整个掉到井里头。雨打到井中,化成了水漾,一圈一圈地晕开,渐渐地多了。才反应过来,雨变大了,还不是一般的大,后退了几步收了伞,在房檐下避雨。

有点担心那些花,到水里有多脏……

靠山边的玉兰花,含笑在雨中瞧着青翠欲滴,洁白的花骨在绿叶的衬托下,尤为显眼,原来馥郁的花香叫那雨打散了,使得淡淡的清香弥漫在这雨中。这点,比起那花香,更为难得。

这些花中,除了未开的彼岸花,就数山茶花开得最艳,这花经了雨,倒将自身的污秽都洗净了。

但我的思绪却不在这上面却不在这上面牵着,应是或多或少的受了曹老的影响,我对这落花的亦是十分钟情,只为一句“花开易见落难寻。”

雨又渐渐地小了。

将花瓣轻轻拾起,放在伞面上。折了根竹枝3,携了来,独往竹林里走去。走了一会子,雨细细的拂过脸庞,雨不大不小。

这雨淋得很舒服。

绕过一口已封的井,便是竹林。

竹叶纤巧而修长,竹枝秀美又俊朗,不禁陶醉于此时此处此景中。用竹枝捋开了一片地,便埋了进去。

略带了一会子,倚在竹子上歇了歇,起风了。雨滴便像那风铃响啊响,簪子也给吹得叮当作响,因为没束得很紧,给风一吹,便有些松了,簪子落了下来,秀发散了下来,任它起舞,如那遗落的花瓣一样,又有何妨?

将几缕青丝挽在耳后,按原路回了家,一手打伞,一手拿簪,雨都也不下了,伞还撑着,上了锁,仍回屋里去。又将散细细的收了,装回原处。对镜梳妆,一片竹叶粘在发间,平静如常。

雨中漫步最开心

记不得是第多少场雨了,自今冬起。

这座北方小城似乎很向往非主流,把本该阴冷刺骨的冬日弄得淅淅沥沥,倒有些南方烟雨迷蒙的阴柔。

离烟花惹眼的下扬州的季节还有几个月,还未到扬州,扬州先过来了。

小城的南方模仿秀似乎还有些不尽人意,毕竟资质有异。尽管雨下得一片热心,但到了地面也繁华冷尽。与其说是雨珠,倒不如冰粒更贴切,砸在脸上生疼。

素来我便不爱雨,偏执地不喜欢,朋友劝我说要宽心,什么天气都有它的美,但我就是不喜欢,不喜欢下雨,亦不喜欢见阳光。

我是爱生活在黑暗中的蜗牛,顶不开厚厚的膜,只好时刻躲在黑暗中。

说到蜗牛,我从来都以为它们是爱雨的,每到雨天,蜗牛的城市必然放假郊游,他们互相搀扶着,排着队迎接雨珠。探着头、猫着腰,不到大地干涸决不回去,真是群贪玩的孩子——当然,不是在这样的季节。

窗外的雨似乎越来越大了,总也想不起带伞的我有些惊恐。但冬天的雨,总会让我有那么一些侥幸,一些有恃无恐。毕竟不像夏天,要打惊天地泣鬼神的响雷,下些雨,总也还不至于害怕的。

站在校门口的街道旁,各式车辆川流不息,它们首尾相接,像一条蠕动的大蛇,慢吞吞地爬过去。镜片上升起了一层迷雾,透过迷雾,长蛇变得愈发狰狞,它狞笑着,在我面前缓慢地示威。

看着迷雾后面总也不见尾的长蛇,突兀地,觉出一种迷惘。既迷惘着这条似乎永远也过不去的街道;又迷惘着数月之后难以逃脱的别离;甚至也迷惘了迷惘千年以前那个在雨后睡得一片纯净又关心着窗外海棠花的年轻女子……

我骂自己的多情和无知。

口鼻间充斥着阴雨的潮湿和汽车驶过的烟云,各种颜色间或许常常是与之相反的心情。他们中,有哪一些是刚和家人吵过架,独自到雨中生闷气?有哪一些是应酬过后半清醒半心惊地提防着抽查酒驾的警察?有哪一些是儿女在学校忘记带了学具,匆忙而又甜蜜地送达?从他们眼眸下荡漾的神采,我只看出了对这雨的些许不耐烦。

雨珠愈密愈重,砸在脸上,却早已没有了痛感。

汽车长蛇总算短了下来,我加快脚步,赶在一辆奥迪a6前过了马路,被我加了塞的a6有些倍受侮辱,委屈地眨眨发红的眼睛,发出不服气的低闷的哼声。

马路对面,飘起了雪点,洁白洁白的,像安琪儿,停在手上,调皮地眨眨眼,化成了亮晶晶的一小滴,从指隙间滑落……

推荐阅读:
精彩评论